第二个盲点就是“理想化”。我们需要有理想,对爱情也好,婚姻也罢。绝对不是随便一个什么人都可以和我们谱写爱情的乐章,或者共度一生的。对爱情或者婚姻怀着理想固然是应该,也是必须的,甚至是重要的,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些理想必须切合实际。

这个世界上,一定有一个人是我的灵魂伴侣,是最合适的人,这句话是弥天大谎。因为这是建立在一个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价值观上的择偶标准。而婚姻,是需要双方为着对方的利益而有所接纳和包容,或者说是牺牲,这就是婚姻,这也是爱了。没有谁可以迁就另一个人一辈子,成为TA最合适的人。

爱情中,往往是两个人的美好互动,彼此的接纳,彼此的包容,彼此的忍耐,彼此的温柔,一切都关乎彼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