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专栏作家西蒙•库柏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:

我曾经有个老板聪明绝顶。在接管部门以后,他一个一个地邀请级别最低的员工吃午餐。他会问每一个人,“那你觉得我们该改变些什么呢?”然后倾听这名员工把积蓄多年的苦水倒出来。我怀疑这名老板并不在乎这些员工的观点。他那时已经非常清楚他自己想要改变什么。但他真正进行改革的时候,这些员工联合起来支持第一个真正倾听他们的人。今天这个人已经是一家跨国媒体公司的首席执行官,因此他很可能“无需再倾听”了。

倾听,绝对不意味着倾听者是完全被动,或者完全按照倾诉者来做。可是,一定要让倾诉者认识到:他们是被尊重,他们的意见已经进入了倾听者的考量中。倾听者没有了解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他也可能成功地“诱惑”了对方,这是有用的。

总之,倾听是值得去付出,也会收获的人生功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