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对老夫妻,妻子有严重的洁癖,丈夫却正相反,很不讲个人卫生,又不喜欢做家务,夫妻两人经常为这件事吵架,妻子骂丈夫脏、臭、身上味道恶心、懒得像猪,什么难听的词儿都用上了,丈夫却依然故我。    所有人都没想到,在生活上这么不合拍的一对夫妻,居然吵吵嚷嚷始终没有离婚。几十年过去,在他们过完银婚纪念日的第二天,老太太忽然被送进了医院,经过诊断,她患上了帕金森综合征。    儿女们都劝老父亲把她留在疗养院里,他们很清楚父亲被母亲照顾了一辈子,连起码的清洁房屋都不会,又怎么伺候病人?谁知父亲十分坚持,将老太太接出医院带回了家。    多年过去,再到他们家做客的人都深深地感到惊讶。那间小小的二人居所被打扫得窗明几净,老太太丝毫未见消瘦,面色红润健康。虽然坐在轮椅里目光呆滞,流着口水,老头儿却耐心地一再帮她擦干净。老两口身上的衣服十分整洁,散发着老太太最喜欢的柠檬香皂味道。房间里甚至还养了几盆花草,青翠欲滴,洋溢着勃勃生机。    我们以为老头儿找了保姆或者保洁员,后来跟他聊天才知道,他谁也没找,完全是自己一点点学着照顾病人,清理房间,烧饭做菜,洗衣叠衣……有什么不会的就问邻居和儿女,甚至学会了上网查找菜谱和养花妙招。这些年,他给老伴儿擦屎擦尿,洗澡刷牙,照顾得无微不至,自己也打理得清清爽爽,彻底改变了生活习惯。    亲友们都佩服他,老头儿却一本正经地纠正:“我老婆才值得佩服,我想到自己以前那么邋遢,她居然可以忍我那么多年,就觉得她是真的爱我。所以我还她多少,都是应该。”    他掰着手指头给大家算。    “她忍了我半辈子,我再忍她半辈子,我们俩凑到一起就是一辈子,这才是圆满。”    我愿意忍你的懒惰与笨拙,而你愿意忍我的聒噪和挑剔。    更重要的是,因为心疼对方忍耐时的痛苦,我们愿意为彼此尽力修正自身的缺陷,从而变成更优美默契的对手戏,这才是诗一般的结局。这谈不上完美,却是极致浪漫的深层奥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