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船从香港去澳门,看到一个女孩在船舱里呕吐,抱着袋子折腾了一路,看上去难受得撕心裂肺。我过去帮她换袋子,她虚弱地说“谢谢”。    眼看她面色苍白的样子,我不忍心离开,于是拍着她的背,努力找些话题陪她聊天,想分散她的注意力。    女孩说自己是香港人,去澳门是为了看男朋友。我说他怎么不来看你呢?她叹气说他父母都有很严重的疾病,需要卧床护理,不能长时间离开。我又问那你怎么不干脆去澳门跟他一起生活呢?女孩说自己家里目前也有事情,暂时还不能彻底放下。    我皱眉:“你的晕船症一直都这么严重吗?”    她说:“是,每次都吐,吃药都没有任何改善。”    我说那你经常去澳门?她说每周我都去看他,风雨无阻,去的时候吐一次,回来还要再吐一次。    我惊讶地问:“你们恋爱多久了?”    女孩想了想:“算起来,我们18岁恋爱,今年我28岁,这已经是我们恋爱的第10个年头了。”    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一周两次呕吐,一月8次,一年96次。10年,她折腾了自己近千次。    我想如果不是女孩夸大其词,就是她真疯了。    女孩看着我怀疑的表情笑了起来,说:“我没有骗你。不过还好,我们的家事都已经处理得差不多,下个月就可以结婚。这样的日子也终于熬到头了。”    我还是无法相信,问她:“是什么力量让你坚持了这么久?”    女孩还是笑着。    “每次我吐得想死的时候,我就想,只要忍一会儿就能见到他了。忍啊忍的,船就到了。忍啊忍的,一眨眼就过了10年。”最初,爱是甜蜜的麻药,让人变得热血冲头、任劳任怨、拼尽全力,可以大幅度提高痛苦的耐受力。   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,药力退去时,痛苦将会被更加敏锐地感知到。更重要的是,那时才会发现忍耐已成为了一种习惯,在苦涩中悄然品出人生的种种滋味来,如茶般回甘。离不开,无从割舍。    这让人无法自拔,也让人心甘情愿。    被求爱时,听到的无非是“我想你”、“我等你”、“我要你”类似的誓言。又有几人敢于信誓旦旦地说出一句:“我忍你,一辈子”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