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天,一家火锅店的门口,一位男子正在寒风里走来走去。虽然穿着大衣,仍然被冻得瑟瑟发抖。可他还是坚持不停地快步走着,不时还抖抖身上的大衣,把怀里好不容易积起来的热乎气儿都抖干净。    店员看不下去了,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要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兜圈子,是不是在锻炼身体。    男人搓了搓冻得有些发红的脸,不好意思地说,其实是因为自己老婆不能吃麻辣火锅,一吃就过敏,连闻到都会浑身起疹子。可他又是嗜辣如命的人,只好偶尔跟几个哥们儿出来偷偷打牙祭。之所以在门口走个不停,也是想把身上的味道都散尽,怕老婆闻出来。    店员不解:“作为一个爱吃辣的人,找一个对辣这么排斥的人过一辈子,不是很痛苦吗?”    “喜欢啊,有什么办法!别说她对辣过敏,就算对盐过敏,对水过敏,对空气过敏……那都不是事儿!只要不对我过敏就行。”    男人露出个冻僵了的笑容。    “喜欢了,什么都能忍了。”    西方有一本智慧书里说:爱是恒久忍耐,又有恩慈。然而真正做得到爱、恒久与忍耐这三件事的人,并没有上天所希冀的那么多。    这世上从来没有轻松的忍耐,所有的恒久都意味着漫长、枯燥和克制。